“五叶堂”创始人吴钦延

“五叶堂”创始人吴钦延

白茶专家独具匠心

无论走多远,白茶是他心的停泊
 
---“五叶堂”创始人吴钦延专访
 
生命中有些轮回,是心灵的感召与回归。无论经历多少,走得多远,家族的文化延承,始终是一个人心底的根。
 
“我是山里长大的孩子,经历了外面的世界后,如今又回到山里。”——吴钦延,福鼎地区知名的白茶制茶世家的后世子孙。其家族祖宅凤岐吴氏大宅是福建知名的古建筑之一(现为全国重点文物)。据《吴氏宗谱》记载,其祖父吴锦成是清末乾隆年间武举人,经营茶叶,多年产业累积,到至民国年间时,成为福鼎著名的民族资本家。
 
另一位吴氏家族后裔,黄岗茶人吴观谐创办了玉琳茶厂,把黄岗白毛茶开发经营到了顶峰。(黄岗是玉琳茶厂的主要原料基地,由黄岗白毛茶制成的白茶“白毫银针”、“旗枪”、“白牡丹”、“白毛猴”、“莲心”及用黄岗土茶制成的红茶“白琳工夫”等,经港台销往世界各地。)
 
出生于白茶世家,在家族的制茶技艺和茶文化的影响下,吴钦延从小便“染”了一身“茶气”。“我们从小喝着白茶长大,白茶在我们生活里充当了很多功能角色。那时候白茶还不普及,老百姓家做茶都除了当饮品外,还用来做‘土药’,治风寒中暑、肠胃不适什么的。”
 
吴钦延谈起自己开始从事白茶的经营,平定地说到一个词——“回归”。没错,家族传承的回归,心之所向的事业与生活的回归。从小学佛的他,从佛理对生命的解释,禅修的哲理中找到了他与茶一生不解的缘分。
 
“正式地说,我经营白茶到现在也有五年了。你们可能想不到在这之前,我曾经在北京待了很多年,从事艺术品交易工作。但大城市的环境和饮食状况让我的身体也出现了一些状况,那时候我特别怀念小时候,医药、科技不发达,但是很多身体状况都可以依靠最白茶来解决。后来只要有机会回福建老家时,我就会带回来白茶,除了自己喝,还会分享,送给朋友。主要为了调理身体,很有效。”
 
后来四处游学交流,吴钦延有更多机会深入研究茶文化,分享白茶,更加意识到白茶对人体健康的特殊效用,于是决定回归家乡继承祖业。
 
“决定从打拼了多年的北京回到家乡,从艺术经营转向做白茶的那一刻,我没有那种失落,反而是心真正踏实了,找到了久违的回归感。我知道,此生,作为吴氏家族的子孙,我们有流淌的白茶血脉和传承的使命。”
 
2012年,吴钦延创办了“五叶堂”茶品牌。“五叶堂”取意于禅宗“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之典故。禅宗初祖达摩来到中国,至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慧可禅师立雪断臂,志求佛法,终得达摩所传心印。传法时达摩祖师有言:“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五叶堂”这个名字即取意于此,以纪念禅师们的传法精神和智慧创新。
 
白茶属微发酵茶,工艺独特,采摘后不经杀青或揉捻,只经天然日晒萎凋或室内炭火烘干萎凋。
 
茶叶品质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气候环境、茶季天气、地理位置、制作工艺等等,其中比较重要的有两点,一是茶青原料的品质,另一个就是制作工艺的把握。
 
在制作过程中,“晾青走水”是最重要的环节,“走水”做不好会导致茶叶口感麻、涩、锁喉,晾青要达到九成干;萎凋过程也很重要,室内萎凋需要循环通风,日光萎凋要把握日照程度,正午时分不能暴晒,要移至通风处,通风不好茶叶会死青,后期转化空间就很小。
 
“白茶的制作我还是沿用祖上的传统手工艺;因为茶叶品质好,客户粘性很强,老客户越来越多,五叶堂也被越来越多人认可;目前主要的困难是纯野生茶的原料太少,销售渠道也还不够多样化。
 
因为我曾有过十多年学佛经历,在创立五叶堂这个品牌初期就抱着“利乐有情”的态度想将一种健康、高品质的生活方式传导给大家;这个品牌以禅宗文化为基础,通过广结善缘的方式为大家认识,在经营的道路上一直坚持原生态、高品质。
 
在品牌拓展方面我们依然以白茶为中心,丰富白茶种类,拓展品牌规模。我的茶都是自己山头出产和自己进山里找的,暂时没有引入其他地方茶品的打算;五叶堂正在和更多有实力的长期合作伙伴在各大城市开始品牌体验馆与旗舰店。”
 
“五叶堂”数个山头的生态茶园不施肥,不施药,由茶树在高山上慢慢生长,工艺上坚持纯手工制作,保证产品的纯净天然,每一片茶叶都通过严格的质量把关,保证72小时萎凋时间。
 
除了生态茶园的管理,吴钦延还带着团队时常在高海拔山头寻找野生茶树。虽然采摘费力,产量也小,但野茶的品质还是茶园白茶所不能比拟的。
 
有时,应茶友所求,吴钦延也常常带着茶友到茶山采茶,感受白茶的自然生长环境,体验亲自采摘的乐趣。
 
在白茶原料,茶叶制作品质上要求极为严格的吴钦延,在白茶的经营与文化传播上,却带有一种修佛之人的淡定心态。
 
“五叶堂全心专做白茶。目前,我们有二十来款,陆陆续续还在上新款。
 
主打的有2015年白牡丹,这款茶茶底干净、茶气足,回甘甜度都不错;2009年老白茶,这款老茶有年份,文火慢煮枣香十足;2012年禅修茶,这是我自己推荐的口粮茶,价格适中,性价比很高;还有2015年的古树大叶(老树寿眉),零农残、纯野生,野茶园现在被破坏了,现在仅存8000饼,不可再得。”
 
不求甚多,却把每一款产品当做艺术品一样用尽心力做好。不求大全,但专注心力做好家族传承,延承古法,做好一款白茶,做好一个品牌,这就是吴钦延,一个白茶世家的当代传承人。